今日國內綜藝 今日港臺綜藝 今日歐美綜藝
地方網 > 娛樂 > 今日綜藝 > 今日國內綜藝 > 正文

楊祐寧:站在40歲的門檻前 正是有沖勁的時候

來源:澎湃新聞 2021-05-27 16:28   http://www.slpeishi.com.cn/

不久前公布的臺北電影節提名名單中,楊祐寧憑借《復身犯》提名最佳男主角,一同被提及的,還有《緝魂》的張震、《當男人戀愛時》的邱澤等。

這個頗具科幻感的故事,講述一場車禍發生后,發生意外的五個嫌疑犯的意識被下載到一個“載體”身上。警方審訊的過程中設定好程序,每次喚醒一個不一樣的人。楊祐寧就是這個載體。《復身犯》劇照

《復身犯》劇照

在一部電影里,他要“演”名利中沉浮的中年房地產商人、家庭狀況出現問題的老人、草根屬性的公車司機、因為生理缺陷個性陰暗的名校高材生和性格叛逆的女大學生……

人格的個性差異完全依靠表演展開,不再依靠妝化造型和戲劇發生的環境,全然依靠“內力”去展現同一張臉的不同面貌,對于演員是極考驗功力的事情。這是個復雜到演起來虐極了身心又太過癮的角色,和楊祐寧這些年在大陸影視作品里塑造的那些正能量暖男、完美男友很不一樣。《都挺好》劇照

《都挺好》劇照

《都挺好》的石天冬、《流金歲月》的王永正,可能是楊祐寧近年來最“圈粉”的兩個角色,連同他在綜藝節目《花兒與少年》第三季中展現出來的個人本色一樣,是良善溫暖大男孩,周全照顧所有人,熱門冷門運動都全能,做得一手好菜且真心熱愛這樣的生活方式。

這些年,楊祐寧在大陸的出鏡率越來越高,去年末今年初接連趕上《風聲》《流金歲月》《上陽賦》《一起深呼吸》先后播出,他甚至有了一段“霸屏”的時光。但也不是每個角色都討喜,比如一邊是《流金歲月》中王永正俘獲萬千少女心,一邊是《上陽賦》中原著里翩翩如玉的三皇子,被網友吐槽成了“駱駝祥子”。《流金歲月》劇照

《流金歲月》劇照

最近,楊祐寧和觀眾見面的角色是《真·三國無雙》里揮著雙劍發“無雙”大招的劉備。和以往各個版本的影視劇不同,這個劉備23歲,還尚有青春朝氣。故事的整體背景和人設在游戲的框架之下,而屬于這個人物的野心和儒雅氣質,在勃發英姿之下亦有復雜性。《真·三國無雙》劇照

《真·三國無雙》劇照

楊祐寧自己高中就玩過這個游戲,有點情結,覺得能用電影的方式做個呈現是很有趣的嘗試。游戲里的劉備“無雙”技能不是玩起來最帶感的,到了電影里,這技能卻要下苦工去耍練。雙劍極為講究協調性和流暢性,就算是運動細胞很發達的楊祐寧一開始也會覺得礙手礙腳。開機前一個月,楊祐寧就和武術指導開始死磕練劍,到拍攝的整個過程中,他也堅持每天練劍不松懈。

他其實是個對拍戲很認真刻苦的人,比如要求自己提前練好劍招進組,比如幾年前,楊祐寧意識到臺灣口音會讓觀眾出戲,花了很多時間去訓練口條。比如為了演開頭提到的《復身犯》,他瘦身八公斤,為了讓自己看上去更憔悴而去“脫水”,心情也抑郁焦躁到差點失控。

常有人說楊祐寧是“佛系”的,事業上似乎不見太大野心,也不太主動爭取什么角色,也不積極“營業”。但真的拿到的角色,他又是非常悶頭鉆研和付出的那種演員。

楊祐寧進入演藝行業的起點頗高,第一部主演的電影《十七歲的天空》就拿下了當年的最佳新人。但拿獎后,他沒有趁熱打鐵,也經歷過沒人找他演戲的低谷彷徨期。因為近些年參演的作品幾乎全部都大牌云集——梁朝偉、劉德華、章子怡、舒淇……宛如“大咖收割機”般的體質,有觀眾給楊佑寧冠上了個“資源咖”的頭銜。

許多人感慨他“資源太好了”,一路演的都是在配置陣容上堪稱“頭部”的作品,但似乎又沒有透過這些極好資源的戲,讓自己“大紅”起來。

問他怎么看待作為“資源咖”卻“不紅”這件事,楊佑寧說:“如果我真的有那么好的資源,是所謂的“資源咖”,又怎么能說我“不紅”呢?”

細想來,這種“不紅”,許是一種“不出挑”的舒適感,因為一部部作品幾乎都高手如林,他也就安于做其中的一片綠葉。姚晨和他合作完《都挺好》,形容他是一碗白米飯:“太常見,有時候擱在桌上,好像最不容易注意到,但當你需要它的時候,它又很重要。有了它,好像什么菜都變得很鮮美。”

這種“白米飯”般的氣息,可能得益于他一直是享受家庭生活的人,沒結婚的時候,在家里的陽臺上種了花,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,是去侍弄它們。疫情年里,他的生活發生巨大的變化,結了婚,成了奶爸。這件事發生在他的38歲,令他思考安排事情的邏輯,都圍著一個小朋友轉悠起來。奶爸楊佑寧

奶爸楊佑寧

每晚睡前,他會和妻子一起做晚禱:“為著我們現在的生命,為我們所能夠擁有、能夠見到的這一切,充滿著感謝。”

最近,因為臺灣的疫情發展,劇組停工。趁著這一波閑暇,楊祐寧和澎湃新聞記者聊了聊他這一路走來的心情,和對眼下生活事業狀態的思考。

【對話】

希望自己的角色有更多可能性

澎湃新聞:這些年,在大陸銀幕上看到你的角色,大多還是比較正的,《復身犯》這樣的角色,是不是演起來特別過癮?

楊祐寧:事后看來,當然會覺得,這件事情是超過癮的。在提前準備的過程中,也會覺得很享受跟大家一起共同去塑造角色,去塑造整個劇本的走向。但在整這個拍攝的過程里面,最大的感覺其實還是辛苦,同時壓力非常大。《復身犯》劇照

《復身犯》劇照

最大的挑戰是在克服自己在情緒上面。為了更貼近角色看起來更憔悴、更病態,要瘦身、脫水,過程里你會流失很多的身體的電解質,晚上睡覺的時候很容易抽筋,睡眠上非常不好,吃的東西也少,整個人的情緒就很難穩定下來,又必須要用很大的力氣,才能夠讓自己很專注在劇本跟角色上面。不管在生理或者在心理上面,都是要承受比較大的壓力,情緒上面的波動就會很大。

澎湃新聞:你第一部出演的電影《十七歲的天空》,就拿了最佳新人,你還記得當年拿獎的心情嗎?現在想來那個獎項對你的意義是怎樣的?《十七歲的天空》劇照,左為楊佑寧

《十七歲的天空》劇照,左為楊佑寧

楊祐寧:那個時候真的年紀還比較小,也是第一次在表演上面有這樣子的一個提名,光是提名這件事情就已經讓我非常興奮。到了頒獎典禮聽到自己名字的時候,是一片空白。事后看網絡上的回放,才知道自己講了些什么,因為是完全沒準備的,其實最擔心的是,感謝幕后的主創工作人員的名字有沒有漏掉。

那一天,我記得因為頒獎典禮是在臺中,大家在我們家的餐廳看直播的,我們整個店里都是我們的朋友。那晚狂歡慶祝,我爸媽很高興地說那天吃的都他們請,我姐姐讓朋友們自己去廚房切肉。我很想和他們一起慶祝,就連夜從臺中趕回臺北,已經凌晨三四點了,結果大家都已經回家了。對我來說,這個獎項確實是給我在演員生涯里面一個很大的鼓勵,也讓我開始有更大的動力,想要真的去做好一個演員的角色。

澎湃新聞:因為這算個蠻高的起點,但是不是這幾年來大陸發展,演的作品都比較偏向于商業主流和類型化,在獎項上面的收獲反而比較少了,這一點上面會失落嗎?

楊祐寧:我覺得不會,我覺得這幾年的表演,讓我接觸了比較多的類型,不管是現代的、古裝的,或者是不同類型的電影電視,我自己也沒有那么在意說,可以有獎項的入圍或者什么之類的,我覺得應該是更專注在自己是不是還有更多的可能性,或者在每一個劇本上面,能不能夠讓他發揮得比較有趣一點。

澎湃新聞:看你早年在臺灣的一些作品,比如《孽子》《十七歲的天空》,或者像這次的《復身犯》,反觀大陸的一些作品,好像都非常“正能量”或者過于“穩”了,你自己會有這種感覺嗎?

楊祐寧:我覺得可能也是跟故事的題材有關。我們也是希望能夠跟一些好的劇本,或者是好的團隊能夠有合作,希望先有合作的機會,再多了解。當然未來也很希望能夠有比較不一樣的演出,或者不是這么“正”、這么“穩”的,可以在角色上面給人是比較有多變性的。接下來會有一些要跟觀眾見面的角色,都不是那么正,會有一點“歪歪斜斜”的狀態。《復身犯》花絮照

《復身犯》花絮照

享受帶孩子的生活

澎湃新聞:現在采訪你,最大的不同是你是一個爸爸了,你自己覺得這個身份帶來什么樣的轉變?

楊祐寧:說實在的,真的當爸爸還不到半年的時間,真的轉變需要更長時間累積,才會有一個比較明顯的呈現吧。現在來講,可能表現在生活作息上有比較大的變化,比如小孩什么時間要吃奶,你要提早起床,或者是他什么時間要睡覺,你就不能在外面太晚,要早點回家。還有會對生命這件事情,發出很奇妙的感嘆。當你觀察一個小孩子,你才會想到,好像一個生命的長成,是多么不容易。

澎湃新聞:有種說法是,男生在變成爸爸那一刻,會突然覺得自己成熟了,你有這種感覺嗎?

楊祐寧:我一直都很成熟啊,所以就不用一個小朋友來給你這種感受。我跟我的孩子相處的方式,是比較偏幼稚一點,我就常常跟她自言自語講話,或者自己也像小孩子一樣和她玩樂。

我覺得成熟對一個男人來講,可能是在責任感上面的改變,以前你只需要為一個人負責,你現在需要為一個家負責,那你做很多事情的考量上面,就會把家庭跟孩子放在第一位去做考量跟選擇。曬娃

曬娃

澎湃新聞:你好像是帶孩子比媽媽還起勁的那種爸爸?

楊祐寧:如果跟我太太比起來,我太太是比較輕松的那一個,我是比較處女座、比較操心的一個。我蠻享受這個狀態。可能我女兒的配合度也比較高,照顧起來,還算得心應手。好多人說照顧小孩很麻煩,我好像沒有什么搞不定的事情。

澎湃新聞:婚姻和孩子,都是人生特別特別重要的決定,是什么讓你覺得可以決心步入這樣一個人生階段?

楊祐寧:我也不是說下決心,對我來說,我的人生的計劃一直是有這一個階段的,只是覺得這個時間點到了,我想要進入到這樣的階段,也準備好進入了,就公布這樣的喜訊,跟大家分享這樣。楊祐寧夫婦

楊祐寧夫婦

澎湃新聞:你一直有這種“完美老公”“理想男友”的人設,包括最圈粉的角色,也是例如王永正、石天冬這樣的形象,這算是一種本色演出嗎?

楊祐寧:我覺得王永正或者是石天冬,都有一部分貼近我,但也不是那么的貼近我自己,如果你會覺得我比較擅長這樣的“理想男友”,其實我是把這些角色塑造成沒有那么所謂的“理想男友”了。

這些角色原本存在于劇本的時候,才是最接近理想男友的一個狀態,我在我的演繹里所做的,反而給這些角色一些小缺點,或者是加一些讓人覺得有點討厭的特質在這些人身上,讓這樣的角色更生活一點,好像是你日常身邊可以碰到的一個人,接受起來也就更自然。

我覺得我的家庭給我的安全感,或者說愛的感覺,對我的表演是很有幫助的。它讓我作為一個演員,可以更有同理心去理解劇本里面的每一個角色。

不愛營業的“資源咖”

澎湃新聞:這些年,有些聲音說你很“佛”,沒什么野心,很多時間花在享受生活上,也不怎么“營業”,你覺得自己身上有矛盾性嗎?

楊祐寧:對于“營業”這件事情,我可能是沒有那么積極。但是這個跟我想當好一個演員這件事情,它本身肯定沒有矛盾。我拿到的每一個劇本,還是會花很多的心力在劇本上。我愿意為了角色去付出很多,但生活狀態上,我是一個比較享受的狀態,比如說去沖浪、去騎車、去山里面。

澎湃新聞:也有一些聲音,會說你好像這些年資源很好,但是又沒有很紅,這個會讓你困擾嗎?

楊祐寧:我的理解,“資源咖”本身就是紅的表現吧?如果不紅,那怎么當“資源咖”?那如果是“資源咖”,怎么會不紅?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情是說,我們確實是很認真看待劇本的人,我們合作的每一個人或者制作公司,到后來都可以變成是很好的合作伙伴。

澎湃新聞:這種“不夠紅”的感覺,會不會是因為每一部劇都“資源很好”,那么在眾多的明星里,你自身的光彩也比較難得到發揮?

楊祐寧:我們現在所演的戲,口碑都是好的。這種口碑的積累,得益于它們都是很平衡的戲,當一部戲很平衡的時候,所有的角色都是在一個狀態內,并且把劇本能夠以一個很正確的方式去呈現給觀眾,所以觀眾才會喜歡這個戲。它不一定需要某個角色單獨跳脫出,或者某一個演員大紅這樣子才算成功。我很喜歡我合作過的每一部戲。《上陽賦》劇照

《上陽賦》劇照

澎湃新聞:相比于大多數時候的“穩”,難得比較受爭議的是《上陽賦》里三皇子的形象,這樣的爭議會令你不開心嗎?

楊祐寧:我不會,但是我有一點意外。因為這是我們剛開始在拍攝時,我沒有想到的。我沒想到有一天居然會因為外形被人家吐槽這樣子。做演員很多年了,我對于網絡上的一些評語,不太會往心里去,即便是夸獎的評論,我也不太會往自己的心里去。但是觀眾對于表演的批評,我自己有去注意到一些點,我覺得這是一個學習。一些比較中肯的意見,或者他們非常代入角色去看到的角度,對下一次的表演都是有幫助的。

澎湃新聞:因為你愛戶外運動,所以膚色偏健康一點,是不是會有不太符合主流商業影視劇男演員審美的困擾?觀眾審美上的偏好,會讓你有一點顧慮嗎?

楊祐寧:關于審美的事情,很早開始,我跟我的公司就已經是兩極的意見,公司也會希望我白一點,只是他們也拉不住我,哈哈。他們的審美,還沒有達到我的狀態,但他們慢慢知道,怎么樣是一個“審美”正確的方式。如果今天要為了一個角色,他的背景、他的生活狀態,調整我的膚色,我會去改變。如果去迎合大眾審美改變自己,就沒有必要。楊佑寧

楊佑寧

澎湃新聞:聽說現在有開始做一些幕后的工作,可以跟我們介紹一下嗎?

楊祐寧:我們現在在做的電視劇叫《接招吧,制作人》,它的故事是講上世紀90年到00年那個唱片最輝煌的時代。當時有很多真正的大歌星,是屬于“大制作人”的時代,過了2000年以后,就進入另一個數碼時代了,唱片制作人的職業,也開始慢慢沒落了。過去的時代里,有很多很經典的唱片制作人或者是歌手的故事,希望把那些故事給傳達出來。

因為我一直以來對于幕后都有點興趣,就提出這次是不是能夠讓我有一起參與的部分,一起討論關于劇本和角色的事情。我覺得,自己這10多年來的工作狀態里面,也吸取到蠻多經驗和啟發,跟不同的演員、不同的制片人,或者導演在合作的過程里面,對于看待劇本會有自己的觀點,對于整個劇本的節奏,也會有不一樣的理解。

澎湃新聞:在不同的人生階段,追求會有所不同的嗎?怎么評價自己現在的狀態?

楊祐寧:二十幾歲真的是渾渾噩噩的,對我來講,比較漫無目的在晃悠,可能更多想的是下一次去哪里沖浪啊之類的。我真正很認真對待自己的工作,是應該準備要進入30歲的時候。

接下來也準備進入到40歲的狀態了,也有自己的家庭,我還是會希望能夠在工作上面會有突破,只是現在想要的突破,可能不太一樣。以前是希望能夠接到更大的戲,更好的角色等等,現在的突破,可能希望自己在現有的角色上面,能夠有不一樣的轉換,開始涉足制作這一方面,不管是在制作方或者是導演,都希望可以有機會能夠嘗試。楊祐寧

楊祐寧

澎湃新聞:這算是快到40歲有危機感要謀求一些轉型嗎?

楊祐寧:沒有想要轉型,我最喜歡還是做演員這件事情,只是說我希望在一部戲里面能夠參與更多,不是只把自己的角色演好,而是希望我的經驗和能力,也可以去幫助到這一部戲,能帶來更好的東西。

我自己身邊的朋友,到了這個年紀可能有危機感,會突然開始買些蠻奇怪的東西,比如說花了15萬買一臺腳踏車,類似這樣的事情。我蠻享受現在的年齡狀況,如果說中年危機,可能要50歲了吧,40歲好像太早了,還是一個屬于一個比較有沖勁的階段。

澎湃新聞:你過去上綜藝的效果挺好的,去年也有熟齡男藝人去“追光”這類綜藝,你有興趣參與嗎?

楊祐寧:我覺得如果有,應該也是一個很有趣的過程,真人秀的話,也許會考慮去參加吧。但是“哥哥”,我覺得他們都有一些唱歌或跳舞的狀態,這個我不行,我就是沒辦法唱跳,那我去了的話,節目就會變得太“綜藝”了。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
新聞推薦

人間清醒大張偉 才為仨瓜倆棗窮開心

原創荷西帕新周刊收錄于話題#文娛觀察136個“后面如果還能來這個節目,我能演一回嗎?”/《破滅》大張偉搭建歌曲的方式,仿佛...

相關推薦:
猜你喜歡:
評論:(楊祐寧:站在40歲的門檻前 正是有沖勁的時候)
頻道推薦
  • 不經摔的杯子
  • 細節彰顯家庭教育真善美
  • 《博物館說》云端呈現中華文物神韻
  • 江蘇溧陽:用生態儲能為發展增綠
  • 貴州省2021年新型城鎮化“三改”項目集中開工
  • 熱點閱讀
    懸崖 主演:張嘉譯 小宋佳 徐程 詠梅 ... 代言時沖在前頭 出事了躲在后頭 頻頻... 時髦人士都在去露營的路上?...
    圖文看點
    鄉里鄉親
    國翠小學舉辦交通安全知識講座... 《懸崖之上》和張藝謀第四次合作 “... 明星偷逃稅之事為何屢禁不止 □辛有...
    熱點排行

    亚洲成在人线视频天堂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玉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