娛樂熱點 娛樂八卦 今日明星 電視劇 電影 今日綜藝 今日音樂
地方網 > 娛樂 > 娛樂熱點 > 正文

《第十一回》:鏡像人生

來源:澎湃新聞 2021-04-05 09:01   http://www.slpeishi.com.cn/

注意:本文適合已經觀影的讀者

陳建斌的導演新作《第十一回》中有兩種互為交織的鏡像運用方式。

其一是直接使用生活中的鏡子、監視器,平整的鏡面呈現內外等同的局部景象,好比現實主義。

其二較為復雜,話劇的排演過程以及使用的紅布、拖拉機等道具,成了凹凸不平、不斷變化的鏡面,帶出生活與戲劇、真實與虛構、人物與角色、主我與客我的A面B面變形關系,猶如先鋒(魔幻)主義。《第十一回》海報

《第十一回》海報

這兩種鏡像,在陳建斌的導演處女作《一個勺子》里,已通過汽車后視鏡、破塑料帽、傻子身份的轉換等載體或方式顯現,不過互文關系較為簡單,不像此回那么豐富。《一個勺子》劇照:戴上破帽,成為“傻子”

《一個勺子》劇照:戴上破帽,成為“傻子”

汽車后視鏡是《一個勺子》中的鏡像載體之一

汽車后視鏡是《一個勺子》中的鏡像載體之一

《第十一回》首先在人物名字上,形成“哈哈鏡”式的夸張錯位效應。

生活中的人物,男主角馬福禮(陳建斌 飾)、其妻金財鈴(周迅 飾)、他的繼女金多多(竇靖童飾)、屁哥(賈冰 飾)、白律師(王學兵 飾)等,姓名在現實中都有跡可循。

市話劇團的人物,團長傅庫司(于謙 飾)、演員賈梅怡(春夏 飾)、導演胡昆汀(大鵬 飾)、導演妻子甄曼玉(宋佳飾)、門衛茍也武(劉金山 飾)等,名字均屬于對國際知名導演或演員的戲仿。

第一類人物的日常生活,正如鏡子映出的馬福禮一家三口吃飯,或者馬福禮與金財鈴睡覺時的情形般,平淡無奇,雞毛蒜皮。馬福禮對著近20臺大大小小的監視器吶喊的畫面,也不過是將生活的普通瑣碎多次復制,“一對多”并沒出現放大或走樣的效果。

第二類人物的職業特點,決定了他們會用藝術創作“加工改造”生活。

當兩類人物相遇,鏡像含義由直接走向繁復,似乎是種必然。《第十一回》中“鏡像”無處不在

《第十一回》中“鏡像”無處不在

活人、死者與腹中胎兒,都要“面子”

30年前,馬福禮向警察交代,坐在拖拉機車座上的他,意識到妻子趙鳳霞和她的情人李建設在車座下面偷情時,松開剎車閥,用拖拉機碾死了這對在他眼皮子底下搞破鞋的“狗男女”,被判入獄15年。但他其實并沒殺人,趙鳳霞與李建設死于溜車事故。馬福禮之所以向警察撒謊,是為了面子。當時“被戴綠帽”意味著名譽嚴重受損,帶給他的恥辱與痛苦,遠大于頂著“殺人犯”的帽子服刑多年。

時代風向改變。當下殺人要比“被戴綠帽”嚴重得多。馬福禮知道話劇團要依照由他的口供寫就的卷宗,將拖拉機殺人案改編成話劇《剎車殺人》公演,一改平時在金財鈴、金多多等人面前唯唯諾諾的形象,找到話劇團說出真相要求改戲。給他壯膽的,還是事關顏面。

馬福禮的大半生,一直活在“客觀自我”,即別人眼光和社會評價之中,幾乎沒有為自己活著的“主觀自我”。影片中的其他人物,基本也是如此。

胡昆汀創排《剎車殺人》,沖的是該劇會去省城演出。抓牢這一機會,他的人生將實現飛躍。

他用先鋒而非現實主義的手法(主要道具紅布的靈感無論來自崔健的音樂《一塊紅布》還是孟京輝的話劇《戀愛的犀牛》,都被“先鋒”附體),是因前衛外衣會讓原本就有兇殺、偷情等勁爆元素的話劇,更具社會話題性。戲中戲《剎車殺人》的排法由先鋒過渡到現實主義

戲中戲《剎車殺人》的排法由先鋒過渡到現實主義

至于是否想排這部戲,先鋒手法是否合適,故事是否合乎邏輯(按希望深入角色內心的賈梅怡的話,“為什么在那個年代,光天化日之下,他們要脫了褲子在車輪底下做那種事情?”),他均不在乎。

能夠功成名就,并獲得新來團里的演員賈梅怡(以及未來其他年輕漂亮的姑娘)崇拜,繼而用導演范與契訶夫、莎士比亞、阿瑟·米勒等大劇作家的經典臺詞聯合包裝的文藝腔調,把她(她們)哄上床,或許才是胡昆汀看重的。

李建設的弟弟屁哥也要改戲,并主動掏出20萬元贊助費,是因如果按照馬福禮提供的“真相”來演,觀眾會把哥哥當成主動勾引有夫之婦的臭流氓,他一家人,無論是活著的他還是死去的哥哥、父親(后面有交代父親已死),都會蒙羞——哪怕人死了,也要名垂不朽。馬福禮對著監視器吶喊

馬福禮對著監視器吶喊

馬福禮沖著監視器宣泄的畫面被偷拍者傳到網上之后,因為言語讓公眾誤會他過去真是殺人犯,現在又涉嫌猥褻賈梅怡,金財鈴“挺著”大肚子以死逼迫傅團長為丈夫恢復名譽:她的“孩子”小馬不能一出生,就被人指指點點說是“殺人犯”與“猥褻犯”的孩子。小馬人還沒降臨,已經在“爭取”面子。

金財鈴假裝懷孕,源于還是少女的女兒金多多懷了孕,并堅持要生下孩子。如此一來,金多多便會重復她當年的命運,遭受外界的冷嘲熱諷,同時未必能像她般,幸運遇見愿意接納她與金多多的馬福禮。顧忌現在的家庭以及金多多的名聲,金財鈴只能在肚子里塞個枕頭,在過度關心他們一家人生活的鄰居大爺為代表的社會目光面前(大爺說過,他一直代表居委會,觀察馬福禮這些年的表現),假裝及時響應國家政策懷了二胎。

個體這樣,社會層面亦是如此。市領導看到《剎車殺人》依據屁哥心中的“哈姆雷特”,排成了被欲望點燃的農村婦女主動勾引大好青年、拖拉機手李建設,大發雷霆,指出戲的價值導向非常危險,必須按照既定的社會公論排演。

A與B1、B2、B3,以及與“A”

圍繞改戲的種種是非,帶出有關創作的多樣問題。

藝術家或說創作者,思考為誰創作、為何排演之外,如何真正理解戲劇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?

如果一切都要講“面子”,生活里的真實部分又在哪里?戲劇又怎樣萃取這些真實?

假如經由戲劇的“升華”,生活或披著現實的外殼,或打著先鋒的噱頭,在舞臺上改頭換面淪為掩蓋真實的虛假鏡像,觀眾憑什么要走進劇場?

事實上,扛著還原生活、提升生活大旗的話劇,在當下的戲劇舞臺比比皆是,但絕大多數只是在篡改生活、貶低生活。陳建斌與周迅分飾馬福禮與金財鈴

陳建斌與周迅分飾馬福禮與金財鈴

回到《第十一回》。按照傅團長生活是A、話劇是B的比喻,假設《剎車殺人》的多個版本都排出來,舞臺上雖會出現馬福禮B1、B2、B3,看在不同觀眾眼里,卻均會關聯、等同馬福禮A,正如不同的人評論同一個人同一件事時,會有差異化的觀點,但都會認為自己的評價是準確的。可是得出的多種結論,不過是帶著主觀和偏頗色彩的“羅生門”。

即便按照馬福禮的說法排演,舞臺上的他也很難是生活中的馬福禮A。正如金財鈴“肚子”里的小馬與金多多肚子的“小馬”構成的雙面關系,生活同樣具有雙面屬性。馬福禮A的自我里,有面向自身的主我“A”,也有表演性質的客我“B”。

人活著的價值,大概在于應該盡量突破“B”的束縛去接近“A”,即便“A”毫無藝術性與美感。

片中馬福禮設想采用極端方式,以開具死亡證明、注銷戶口的手段,讓馬福禮“B”從社會上消失,只留下純粹的馬福禮“A”活在家庭內部,來當小馬的父親。這一方法顯然具有浪漫甚至理想主義色彩。想想屁哥依次借助東方佛教、西方基督教以及人類科學尋找不慘雜質的“A”,結果都無功而返。白律師終日端坐,并竭力用激烈的語言表現自己的能耐,只因站起來走動就會讓他的跛腳以及自卑原形畢露。現實中,“B”與“A”是融為一體不可分割的,只是比重因人而異。

但馬福禮的舉動仍然令人感動,也先后打動了金多多、金財鈴。此前叫他“馬叔”罵他“窩囊廢”的金多多,自此正式把他當成父親。為了不讓父親傷心,她隱瞞了已經墮胎的事情,效仿母親在肚子里塞了個枕頭。老是體罰他的金財鈴,通過在飯桌下面偷摸金多多肚子的行為,知道了“小馬”已經沒了,但也選擇了佯裝不知,讓馬福禮繼續樂在其中。

睜眼,撕掉那層遮眼的薄紅布

《第十一回》首尾鏡像反轉的處理,從面帶愁苦的馬福禮、金財鈴開著三輪車載著滿腹心事的金多多,到滿臉平靜的金多多開著三輪車載著有說有笑的馬福禮、金財鈴,道出大多數中國人樸素的生活理念。父母的大半生,常是為了孩子活著。孩子成長階段,總是無比叛逆,屢屢拒絕父母的心意,但父母有耐心等待孩子長大成人。

如此著墨,比《一個勺子》結尾農民拉條子(陳建斌 飾)撿起消失的傻子(金世佳飾)丟在路邊的破紅塑料帽戴在頭上,成為孩子們眼中跟其他傻子沒有任何區別的“傻子”,要溫暖許多。拉條子與馬福禮都是“一根筋”,命運卻大不同。

馬福禮比拉條子有余,“主動死亡”的他比賈梅怡、胡昆汀卻屬不足。賈梅怡與有婦之夫胡昆汀的“破鞋事件”愈演愈烈,《剎車殺人》排練陷入僵局。胡昆汀為了自身前途,當眾將賈梅怡比作屁哥故事版本中的“狐貍精”趙鳳霞,杜撰的“偷情”與真實的偷情成為諷刺鏡像,賈梅怡傷心離開劇團。

消失的賈梅怡找到拖拉機殺人案的最關鍵證物拖拉機,也從趙鳳霞表姐口中知道了所謂“搞破鞋”的真相。趙鳳霞與李建設,本是一對相愛的苦命鴛鴦,無奈造化弄人,兩人的愛情悲劇,竟被各種民間“章回體”傳言,演繹成“回目”里的“一對破鞋”。

真相其實唾手可得。可是活在假象里的人們,似乎并不愿意睜眼,撕掉那層遮蔽雙眼的薄紅布。它最終由對藝術較真的賈梅怡找到,變相說出了藝術創作,也應該有執拗精神。藝術與生活的關系層面,賈梅怡與馬福禮也構成鏡像。

生活中以及創作上,胡昆汀也在努力靠近他的“A”。他明白了自己對賈梅怡是真心,凈身出戶與甄曼玉離婚。同時,再排《剎車殺人》時,也剪掉帶有矯飾意味的“先鋒”長發,如實搬演。剪掉“先鋒”的頭發,面對主我

剪掉“先鋒”的頭發,面對主我

話劇公演時,觀眾席既有從那個年代走過來的年老觀眾,也有屬于當下的年輕面孔。這些觀眾借助話劇,穿越歷史的迷霧,看到李建設與趙鳳霞愛情的純潔本質。但他們不知道的是,那時那刻的舞臺上,屬于胡昆汀與賈梅怡的真愛故事,也在以“絕對鏡像”發生。兩種真愛的交織

兩種真愛的交織

這段愛情,不再需要外人見證。它有30年前躲在拖拉機車輪下面3天的李建設刻在車板上的“結婚證”祝福,已然足夠。

彩蛋的最后部分,也是影片的最終結尾,馬福禮獨自站在舞臺上,面對空空如也的觀眾席,掀起蓋在拖拉機上的那塊紅布,戲劇感十足的血雨從天而降。血雨淋醒了馬福禮,讓他明白自己身邊,其實并沒看客。彩蛋終章從天而降的血雨戲劇感十足

彩蛋終章從天而降的血雨戲劇感十足

或許,陳建斌也想借這場戲提醒觀眾,別人并不在意你怎么活,所以你也不用在意他人或說社會的目光怎么看你。該愛,就去愛吧。愛,是世間最大的“信念”。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
新聞推薦

媒體評“造謠學生渣女”:網上霸凌可恨至極有償刪帖法理難容

凡是涉及孩子受到傷害的事,總是挑戰社會容忍的底線。這幾天,一則“公眾號為有償刪帖造謠初中生渣女”的案例沖上熱搜,網友憤...

相關推薦:
猜你喜歡:
慢慢來 ◎李琳2021-03-12 07:52
評論:(《第十一回》:鏡像人生)
頻道推薦
  • 不經摔的杯子
  • 細節彰顯家庭教育真善美
  • 《博物館說》云端呈現中華文物神韻
  • 江蘇溧陽:用生態儲能為發展增綠
  • 貴州省2021年新型城鎮化“三改”項目集中開工
  • 熱點閱讀
    懸崖 主演:張嘉譯 小宋佳 徐程 詠梅 ... 代言時沖在前頭 出事了躲在后頭 頻頻... 時髦人士都在去露營的路上?...
    圖文看點
    鄉里鄉親
    國翠小學舉辦交通安全知識講座... 《懸崖之上》和張藝謀第四次合作 “... 明星偷逃稅之事為何屢禁不止 □辛有...
    熱點排行

    亚洲成在人线视频天堂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玉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