娛樂熱點 娛樂八卦 今日明星 電視劇 電影 今日綜藝 今日音樂
地方網 > 娛樂 > 娛樂八卦 > 正文

日子 ◎喬貝

來源:西安晚報 2021-02-20 04:12   http://www.slpeishi.com.cn/

塔娜至今都記得那場大雪,那是近十年以來內蒙古最大的一場雪。

村村通的鄉道上政府雇挖掘機鏟了積雪,堆在路基兩邊,比車都高。車開在路上就像穿梭在雪墻中,路面上是新結的冰碴子,一個打滑就得沖進路基里。

每隔幾十里,就有一輛孤零零鉆進雪里的車,不知道它的主人回家了沒有。最震撼到塔娜的,不是這雪路的兇險,而是人們回家過年的心切。塔娜是非常不能理解的,不就是個年嘛,今年不行明年再回來就好了,在哪兒過不是個過。

塔娜哥一路緊盯路面,猛打方向盤克服輪胎打滑。塔娜翻個白眼,無聲反抗,握緊把手,荒郊野嶺恨不得抓住一棵樹吐槽一下塔娜哥。塔娜哥永遠不懂審時度勢,八匹騾子都拉不回來的倔強。塔娜用眼神示意塔娜嫂子勸一勸,嫂子搖搖頭示意塔娜不要說話,繼續輕輕哄著懷里的嬰兒。

被困在原地的四個小時,他倆沒有交流,靜靜地上演著一出默劇。哥哥一鍬一鍬地鏟雪,嫂子一下一下輕拍著熟睡的侄子,她在消化著他的憤怒,不甘。塔娜是那唯一的觀眾,百爪撓心似地著急踱步,恨不得奪了那把鐵鍬,馬景濤式地咆哮幾句:你清醒一點,沒有路了,返吧……

當全村男女老少扛著鐵鍬,一個一個從遠處走來,塔娜的很多想法在那一刻全被顛覆了。好像塔娜才是那個該被吐槽的人。這個常住人口不足幾十人的小村子,一下子變得熱鬧起來。平日里,因為你家羊吃了他家地的莊稼,他家狗咬死了我家雞所生的嫌隙,都被這場大雪填平了。

折騰了兩個多小時,漫無邊際的雪地只挖開了一個豁口。塔娜哥突然想起來,一個初中同學有挖掘機,就住在鎮上,五十里路,一個電話叫過來。那龐然巨物,碾壓著大雪浩浩蕩蕩開出了一條回家的路。

人們都在歡呼,場面堪比女排奪冠。鄉親們對塔娜哥豎大拇指,還是你厲害。然后麻溜打電話通知自己家孩子,“路通了,能回家過年了。”

村長挨家挨戶收錢,AA挖掘機的費用,然后跟塔娜哥同學一番撕扒,“那必須要給的,大過年的,不能放空車!”“這是我大哥,幫個忙的事,收錢這不是打我臉嘛!”

家里添了嬰兒,原本破敗將就的環境一下子變得生機勃勃,充滿希望。這一年所有的苦難,都在塔娜侄子咯咯咯的笑聲中抹去。

一家人的注意力全放在了塔娜侄子身上,塔娜和塔娜哥也破天荒地沒有打架。塔娜故意氣他,“你不是總嫌我長得丑嗎?你看你兒子長得跟我一模一樣。”

血緣真是很奇妙的一件事,塔娜嫂子生了個兒子,長得跟塔娜一模一樣。他們兩口子都是大雙眼皮,尤其塔娜嫂子,大雙眼皮長睫毛,能放五根火柴棍兒。

可惜,塔娜侄子跟塔娜一樣,小眼睛單眼皮。一家人圍著睡著的侄子,仔細打量,驚喜得自欺欺人:“你看,眼皮還是有條小縫縫的,長開了能變雙眼皮。”

塔娜指著自己的眼睛:“看,我也是雙的,內雙!”

年初六塔娜就得回武漢工作了。過去的一年,塔娜家進入最困難的時期。塔娜哥被拖欠的工錢到現在都沒結清。老板也不推托“下個月晚些時候”了,脖子一橫,干脆了當,要錢沒有要命一條。十幾萬元成了一張白條,一年的辛苦打了水漂,原本欠的錢也陸陸續續到期要還,家里山窮水盡了。

嫂子給塔娜打電話借錢的時候特別不好意思:“我知道你也剛工作,也很難。”

塔娜東拼西湊地把錢轉過來,知道不到萬不得已嫂子絕對不會跟她開口。去年那么艱難,嫂子寧可跟自己讀高中的妹妹勻點生活費,也不肯跟塔娜張嘴。

打工的工地一年只能開半年工,上凍直到開春,塔娜哥前半年沒活干沒收入,后半年有活干還得先墊錢。救急不救貧,無論是誰的接濟都只是一時。塔娜爸媽養羊一年就只有一個月有收入,非得等到秋天羊羔子全部出欄才能看到錢。冬三月春三月,六個月草料錢就能壓死人。對于一個普通人家,娶個媳婦兒,又背了十幾萬元的貸款,日子的確難熬。

老婆孩子再次陷入沒飯吃的境地,塔娜哥拎著刀去豁命要賬了:“我老婆孩子活不下去了,那就都別活了……”

老板看塔娜哥來真的,連哄帶騙帶賣慘,給了幾千塊錢把塔娜哥勸回去了。塔娜哥向來吃軟不吃硬,自己都沒米下鍋了,回家還心疼包工頭:“老七也確實挺不容易,咱們再想想別的辦法。”

這幾年也是塔娜最難熬的日子,生活上痛苦,精神更痛苦。給嫂子打的兩萬塊錢,是塔娜從信用卡里挪出來的,每個月分期還兩千塊錢,那時候塔娜一個月工資才3500元,房租五百。當時那份工作并不適合塔娜,想辭職老板還不放人。強行辭職之后,老板扣了塔娜的工資不發,原本就困難的日子因為停發工資雪上加霜,吃飯都成問題。屋漏偏逢連夜雨,人在特別倒霉的時候,就會更倒霉。塔娜的胃病犯了,半夜發作直接疼暈了。醫生給塔娜開了三天的吊針讓塔娜先消炎。到一樓劃完價,捏著那張賬單,不敢到繳費處排隊。318塊錢。站在大廳思索良久,還是掉頭走了,到門口的小藥店買了點藥。

很快塔娜又找到了一份工作,下班之后還帶一個二年級小朋友的家教,晚上還要寫網文掙點微薄的稿費。每天十二小時連軸轉,不敢怠慢一秒,強烈的生存危機,讓塔娜像一只驚弓之鳥。總覺得自己和貓會被餓死,會交不起房租被房東趕出去,流落街頭。

不管塔娜怎么努力,塔娜的生活就像一個黑洞,永遠填不平。塔娜想告訴家人我過得挺好,不用擔心。陸陸續續給家里拿了五六萬塊錢,又很想補充一句我其實也沒那么好,沒那么有本事。

塔娜和家里陷入一種非常奇妙的焦灼關系,腦子里有兩個聲音在打架,一個惡狠狠地告訴塔娜,這就是在吸血,你要反抗。一個輕言細語告訴塔娜,不是的,家里人都很疼愛你,這只是暫時的困難。

這種困擾讓塔娜非常神經質,偶爾跟個神經病一樣跟塔娜媽針鋒相對,電話里吵得嚇人,“你想把我變成第二個你,你做夢!你愛怎么說怎么說,隨便你!反正要錢沒有,要命也能還給你。”雙方都很敏感,往年回家跟哥常態吵架,塔娜爸媽也會覺得塔娜是因為錢的事情心里有氣。塔娜跟哥的關系一直都是這樣,基因里就帶著水火不容。見面三句話就能吵起來,五句就能打起來。

他們平時幾乎很少聯系,打來電話也是“有事兒說事兒,沒事就掛了,我還在加班”。塔娜是真的在加班,加班到十點是常態。塔娜哥一度以為塔娜在什么非法場合上班,非要塔娜開視頻確認塔娜的工作環境,看到塔娜確實在辦公室才放心,嘟囔著“什么破工作,上班到十點,不行別干了。”

“不干你養我啊!”塔娜針鋒相對。

如果塔娜哥有錢,他肯定二話不說拿錢砸塔娜一臉,可惜他沒有。

“你牛,我等你賺個幾千萬回來。”

塔娜相信再多的苦難都能過去,很多當下你覺得過不了的坎,只要活著都能過去。但能把苦難看平淡,十年如一日對愛人保持信任,懷抱著希望,可能只有塔娜嫂子能做到。即便是背了一身債,日子過得舉步維艱,塔娜嫂子臉上也看不到任何窮酸相。他們在旗里租了個小平房,飯桌都是拿破板子架起來的。嫂子螞蟻搬家一樣一點一滴置辦,家里收拾得干凈體面,孩子穿得整整齊齊、干干凈凈。

塔娜嫂子的口頭禪就是“別讓人笑話”,關起門來饅頭就咸菜,打開門也得像個樣子。人情往來都是周周到到的,誰來了也是好吃好喝好招待。

塔娜哥那些江湖朋友們,一個一個遭受社會的毒打,混得一個比一個慘。總有人來蹭吃蹭喝,一住就是一個禮拜,走的時候還得塔娜哥給拿路費。塔娜哥把全家僅余的生活費借出去是常態,塔娜光聽就覺得太陽穴疼:“你為什么不一棒子把他們轟出去。”這可能是吸引力法則,家里一些討吃鬼親戚,也總是找塔娜哥借錢。自己屁股拿磚蓋,還要接濟他人。

塔娜和塔娜哥已經吵到相看兩厭的境地,塔娜對他無話可說,愛咋地咋地。塔娜爸經常調侃,塔娜是火,塔娜哥是水,塔娜嫂子就是中間那架大鐵鍋。

塔娜哥最大的毛病就是那口酒,一喝多就撒潑鬧事兒。結婚前塔娜嫂子都是慣著的,好言好語地哄著,他說東不往東北,酒醒之后再講道理。結婚之后開始馴獸,塔娜哥和他的戰友在外面喝酒,喝大了他倆一架把人家燒烤攤子都砸了。攤主報警,警察剛把他倆提溜到車上,塔娜哥突然酒醒了:“哎,胡日查,你結賬了嘛?”跟警察說和:“你先讓塔娜把錢給了,再抓!”警察哭笑不得,塔娜嫂子大半夜騎個小電動車去賠錢撈人,把兩個醉鬼撈回家。回去之后兩個人又鬧起來了,眼看著又要動手了,塔娜嫂子從廚房沖出來直接掀翻了桌子,杯子碗碎了一地。塔娜哥措手不及,跟塔娜嫂子嬉皮笑臉:“咋啦?老婆。我倆鬧著玩的。”塔娜嫂子砸完就回房關門睡覺,塔娜哥和他戰友乖乖收拾東西消停睡覺了。

剛結婚時,塔娜哥喝酒鬧事的頻率保持在一個星期一次,最多不會超過兩個禮拜。但塔娜嫂子從來不跟塔娜爸媽說,偶爾沒辦法了才會騙一騙塔娜哥:“我給爸打電話了,明天就來弄死你。”塔娜哥酒醒圍著塔娜嫂子確認:“你真打了?你趕緊再打一個,別讓爸真的來了。這么大歲數了,挨一頓打不好看。”

塔娜嫂子是嚇唬,真告狀的是塔娜,只要塔娜在家,塔娜哥喝一次酒塔娜告一次狀。告到塔娜爸都覺得煩了:“人家兒子都那么大了,自己不長心,我能怎么辦?”

“話不能這樣說,你兒子你不管,萬一老婆跑了你還得給他再娶一個。”塔娜嫂子不好意思,塔娜好意思,每天到點給他打電話:“回不回家吃飯?不回家和誰吃?喝不喝酒,九點之前不到家,我就告訴爸媽,你看著辦。”

塔娜時常有一種塔娜嫂子會跑了的危機,塔娜哥如果不是塔娜親哥,哪怕是個堂哥,塔娜也會勸塔娜嫂子趕緊離婚,馬上離,迅速離。當然,塔娜這肯定是多慮了。在塔娜嫂子的字典里,沒有離婚,只有同歸于盡。

他倆最大的矛盾就是塔娜哥的酒。塔娜哥很少跟女人動手,即便跟塔娜動手也就只有初中那一次。塔娜哥宣泄憤怒的方式就是拿東西砸,煙盒子,鞋子,有什么砸什么,從來沒砸中過。而塔娜和哥是肉搏,撕抓踢踹咬,專挑要害,負傷吃虧的都是哥。

一次酒后失控,塔娜哥拿手機砸向塔娜嫂子,手機砸在門框上咣當一聲,塔娜嫂子被激怒了,塔娜哥酒醒了,也晚了。也不能算晚,至少反應快沒砸中。

塔娜嫂子是個很奇怪的人,平時溫溫柔柔,笑起來一口大白牙,不管塔娜哥鬧成啥樣她都不說話。一旦過了那個臨界點,眼一瞪牙一咬誰看了都慫,那個眼神讓塔娜徹底相信嫂子的祖上真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土匪頭子。目睹了幾次塔娜嫂子收拾塔娜哥之后,他們一家人統一認為這不是傳說,絕對有這個基因。

塔娜跟著咋呼,真動手都留著余地。塔娜爸語重心長地警告塔娜哥,“我說弄死你,那是嚇唬,你老婆說劈死你,真的能劈死你。你自己注意吧!”

塔娜哥也是第一次看到塔娜嫂子動真格,沒有多余的一句廢話,直接一菜刀劈過來。塔娜哥側身一躲,羽絨服劈開了一個大口子,緊接著又一刀揮過來,塔娜哥跳到沙發背上,刀劈進了沙發里,拔都拔不出來。

他們住的那個小平房是早些年比較流行的木質裝修,每一間房都是拿木頭和玻璃隔出來的,門框上全都是那天戰斗的痕跡。從那之后,每次塔娜哥喝了酒回來,塔娜嫂子就會去廚房默默拿一把刀放在枕頭下,從根本上解決了塔娜哥酒后失控的問題。

塔娜是真心不太理解這個解決問題的方式,一方面有點心疼塔娜嫂子,一方面也有點為塔娜哥后怕,給嫂子出主意:“你跟爸媽打電話啊,讓爸來收拾他。”

“兩個人的日子總得兩個人過,反正每次都是把門一鎖。”

只要不喝酒,塔娜哥和塔娜嫂子就是天仙配,很令人羨慕。嫂子生完孩子,兩方老人伺候完月子就都各回各家了,之后所有的家務都是塔娜哥一個人做。我們那兒流行坐完月子要多喝小米粥,沒什么科學道理,但塔娜嫂子很虔誠地遵守,實打實喝了三個月小米粥,塔娜哥陪著喝了三個月。他笨拙地跟著網上學各種做飯技巧,過年回家塔娜意外發現,塔娜哥居然燒得一手好菜,還會熟練地給孩子換尿布沖奶哄睡,也不是一無是處。

2018年塔娜創業開幼托,塔娜哥也同期創業,和幾個朋友承包了一個洗沙廠。

塔娜創業,親戚們兩眼放光各種彩虹屁:真有本事,發財了別忘了我們。塔娜哥創業,親戚嗑著瓜子等戲看。塔娜爸媽更是跳腳反對,一結婚就背了一屁股饑荒,剛輕松了沒幾年,又來了。

塔娜的第一反應就是,“完了,老兩口的棺材本可能保不住了。”沒人支持他,都非常武斷地下定論,一定是血本無歸。

可塔娜嫂子相信塔娜哥,而且塔娜嫂子的全家都相信他。塔娜哥準備把車賣了投資建廠,老丈人攔住了,把存折一拿:“年輕人有奔一奔的念頭,就去奔,一輩子還有很長,賠了慢慢掙。”萬一賠了,車在還能有個收入。

塔娜哥的合伙人都有各自的工作,誰也不管,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他在弄。2018年忙活了一年,住在山上有家不能回,每天起早貪黑。那年家里還裝修房子,大大小小的事全是塔娜嫂子一個人搞,搬家都是塔娜嫂子自己騎著小電車一點一點搬過去的。

塔娜爸媽因為建廠這件事對塔娜哥徹底煩了。塔娜爸老早就把丑話說在前頭,別想找塔娜給你擦屁股,自己愛咋地咋地。塔娜媽每天都要跟塔娜吐槽一百遍,我為什么生了這么個兒子,一天都不讓人消停,順帶著把怨氣轉移到了塔娜嫂子身上,怪塔娜嫂子不管,信馬由韁。

“話不能這樣說,你兒子你教育了三十年都沒教育出來,我嫂子能管住?”“她不給他拿錢他拿什么折騰。”“人家倆是真愛,賠了我嫂子也愿意跟著吃苦,你管不著,沒必要。”

折騰一年,不出所料地賠了。

塔娜都被逗笑了。“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技術沒技術,銷路沒銷路,行都沒入就敢建廠?”塔娜哥聽不出塔娜的冷嘲熱諷,很實在地咪口煙:“是說呢,還是想得太簡單了,隔行如隔山。”

但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獲,在采購設備的過程中,他接觸了很多大老板,拿著手機跟塔娜說,“你看這個做設備的張經理,那么大個老板親自接待我們,都不好意思不買。真會來事兒,怪不得人家賺錢。”他和他的三個戰友只是洗沙廠的小股東,真正的大股東是當地的開發商。塔娜時常懷疑他就是被涮了,廠子建好之后被踢出局了。按照常規商業邏輯,股東的投資總額至少要涵蓋籌備成本和預計盈利周期內的運營成本。他們原始的投資總額就撐不到出貨階段,這個大股東的整個投資非常違背常理。

所謂的清算也就是他們三個認賠出局,廠子還在,萬幸的是沒全賠光,還有幾萬塊錢的白條。塔娜哥賠得最多,塔娜嫂子無奈,自己管賬,賬不平了還得自己墊錢。“那一碼歸一碼,都是兄弟,不能騙人。”

清算的過程中,因為給司機結工錢和這個大股東再次有了沖突。塔娜哥就是認死理,你虧錢歸虧錢,受苦人的工錢不能欠,過年的時候必須結清。那邊一拖再拖,塔娜哥坐不住了,塔娜嫂子勸他,整個旗里大部分工地都是他的產業,你跟他撕破臉,以后真的不好混。反正最后還是撕破臉了,老板也無語塔娜哥的軸,談不了商業邏輯,干脆微信不回電話不接。

塔娜回去的時候趕上工人要賬,家里坐得滿滿當當。這一兩年,塔娜哥真的老了很多,他和塔娜男朋友同歲,面相看起來塔娜哥比他大了一輪。塔娜哥說了年三十之前一定結清,大家都信任塔娜哥,說出來的話就一定能兌現,沒有為難,吃了飯都散了。

吃過飯塔娜哥出門了,塔娜嫂子陪塔娜一起收拾塔娜寄回來給塔娜媽干活穿的衣服。翻出幾件大衣比劃,“你這件也不要了?不穿給我吧,我剛好在家穿。”

塔娜愕然,故作輕松,“你隨便挑,想穿哪件穿哪件,我都沒穿過幾次。”

嫂子家家境不錯,姐妹倆都是富養著長大的,吃穿用度從來不落人后。塔娜想起嫂子和哥訂婚第一次來家,穿著一件雪白雪白的皮草,高筒過膝靴,盤靚條順。塔娜還跟媽說,我啥時候也能買個貂啊,塔娜媽逗塔娜,等你嫂子替下來給你。

今年因為疫情,塔娜在家過了有史以來最長的一個春節,1月到7月,整整半年。塔娜開了個網店,為了發貨方便,從四月份開始,還在哥家小住了三個月。

塔娜爸媽每天提心吊膽,擔心塔娜跟塔娜哥打起來,其實這三個月塔娜基本上連塔娜哥的面兒都碰不著。天不亮他就出去干活了,晚上八九點才回來。

塔娜問嫂子,“我哥每天都是這么忙嗎?”

“只要開工就是這么忙,開廠那年就更甭提了,干脆住在廠子里了。”

塔娜哥灰頭土臉地回來,嫂子備好干凈衣服給他換,塔娜哥洗完澡吃飯,嫂子洗洗涮涮。一邊吃一邊聊今天的家長里短,孩子最近不好好寫作業,誰誰誰和他老婆又打架了,這次去法院起訴了。

塔娜突然也開始心疼起哥來,偶爾會嘆息哥真是沒遇到對的人,這么吃苦又老實的一個人,怎么就沒跟對老板。

塔娜的立場也倒戈了,從一開始每天洗腦塔娜媽,一定要握緊自己的養老錢,不能全貼進去。到現在每天勸,就那一個兒子,又不是吃喝嫖賭不走正路,別罵了,能幫就幫一把。他過不好,你留著錢又有啥用?

塔娜跟嫂子商量,愿不愿意幫塔娜發貨,目前單量不大,抽空發就行。愿意塔娜就把貨留在內蒙古,塔娜按月付工資。“那怎么不愿意,這肯定比出去拔草草強!”嫂子哈哈大笑:“你放心賣,一天一百單嫂子也能給你發完。”

嫂子跟塔娜媽說,幼兒園上班加上給塔娜發貨的工資,她一個月就能賺三四千塊。再緊個兩年就能把饑荒還清了,一點兒都不愁。

塔娜狂笑,跟塔娜媽說,“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,哪有兒子賠錢媳婦兒安慰婆婆一說。又不是吵著鬧著不過了,你該知足。”

塔娜嫂子現在唯一的心愿就是等日子稍微松寬點,再生個女兒。

新聞推薦

電影《中國醫生》殺青

由劉偉強執導、李錦文監制的電影《中國醫生》,日前在廣州完成全部戲份的拍攝順利殺青。《中國醫生》根據2020年新冠肺炎疫...

相關推薦:
平凡的世界2021-02-14 00:47
猜你喜歡:
評論:(日子 ◎喬貝)
頻道推薦
  • 不經摔的杯子
  • 細節彰顯家庭教育真善美
  • 《博物館說》云端呈現中華文物神韻
  • 江蘇溧陽:用生態儲能為發展增綠
  • 貴州省2021年新型城鎮化“三改”項目集中開工
  • 熱點閱讀
    懸崖 主演:張嘉譯 小宋佳 徐程 詠梅 ... 代言時沖在前頭 出事了躲在后頭 頻頻... 時髦人士都在去露營的路上?...
    圖文看點
    鄉里鄉親
    國翠小學舉辦交通安全知識講座... 《懸崖之上》和張藝謀第四次合作 “... 明星偷逃稅之事為何屢禁不止 □辛有...
    熱點排行

    亚洲成在人线视频天堂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玉网